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你对暴恐事件怎么看? 女子特种兵

在昏暗的环境中,面对“暴恐分子”设置的多枚炸弹,女特战队员镇定自若,配合默契,熟练使用战术手语,相互掩护交替前进……

“砰!”狙击枪响,一名“暴恐分子”应声倒下,各突击小组随即展开行动。霎时,爆震弹的声音响彻整栋厂房,突击队员迅速突入目标区域,成功解救人质,并擒获数名“暴恐分子”。

这是武警猎鹰突击队女子特战大队的一次围歼演练。面对穷凶极恶的“暴恐分子”,这群特战女兵将予以致命一击。

武警部队猎鹰突击队一队队长崔婕

武警部队猎鹰突击队二队队长郭子睿

两名“90后”女子特战队员

她们同年入伍、同年当班长

同年立二等功、同年提干

她们的青春就是在挑战中不断超越

超越自己、超越战友、超越对手

视频加载中…

崔婕

我叫崔婕,是武警部队猎鹰突击队女子特战大队一队队长。

郭子睿

我叫郭子睿,是武警部队猎鹰突击队女子特战大队二队队长。

崔婕:我和郭子睿是同乡。我出生在农村,成为特战女兵是我的梦想!那年高考结束,刚好赶上征兵。接兵干部问我:“想不想到特战呀?能吃苦吗?怕疼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我能!我不怕!”

可走进猎鹰,我才领教了什么是苦、什么是疼。为了增强特种搏击攻击力,我们个个都要先过“拔筋”关,教员拼力把我们两腿踩开,近乎180度的横叉让我撕裂般的疼痛,汗水泪水哗哗地流。还有10公里负重武装越野,我边跑边吐,一趟下来感觉肺都要炸了,瘫倒在地上天旋地转。

有时真感到快扛不住了,就把在猎鹰吃的苦、受的累一股脑地“倒”给父母。好像只有这样,我的心里才能好受一点。

郭子睿:我和崔婕是同年兵。我出生在军人家庭,参军入伍也是我从小的梦想。入伍时父亲就说了10个字,“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

进入猎鹰,只有特战,没有男女!在这里,极限强度的训练就是家常便饭。

我们每天以汗水洗面、与泥土为伴。射击训练,后抛的弹壳飞进衣领,皮肉都被烫出了水泡!搏击实战对抗训练,眼睛被打肿,鼻子打出血,嘴角被打破!那种疼至今都忘不了!

崔婕:入伍前,恐高、怕水都是我难以突破的“障碍”,但在猎鹰的“字典”里可没有“畏惧”二字。为了克服恐高,我每天把自己吊在20米高的楼顶,强迫自己睁眼向下看。为了克服怕水,我把自己泡在泅渡池里练,直到走出儿时溺水的阴影。

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经常感觉游走在心理崩溃的边缘。但是我告诉自己:必须挺住!一定要坚持,再坚持!

郭子睿:狙击是我的强项,但在猎鹰,必须以更高更严的标准要求自己。为了强化据枪稳定性,我在瞄准镜上垒放弹壳,每掉落1次弹壳就加练1分钟,起初只能坚持练10分钟,到后来练到了70分钟不掉落。

为了练就狙击手最需要的耐心与沉稳,我用绣花针在米粒上钻孔。也不记得自己的双手被扎了多少个伤口,又磨平了多少个针头。但我始终记得我的目标,记得我为何而出发。

崔婕:从当新兵起,我和郭子睿就不约而同较上了劲,一路互为“磨刀石”。她打破射击纪录,我刷新战术成绩;她当狙击精英,我当突击尖刀;她被评为武警部队标兵士官,我成为武警部队标兵教练员”。

郭子睿:几年下来,我们同年当班长、同年立二等功、同年提干。我们的青春就是挑战自己、挑战对手、挑战纪录、挑战极限。

崔婕:总有人说,特战是男兵的战场,女兵只是摆设。即便战争来临,也轮不到女兵。但我们想说,战争不会让女兵走开,我们必须时刻准备着。

王慧丽

我叫王慧丽,是猎鹰突击队女子特战大队政治教导员,一名21年的特战老兵。我既是她们的师傅,也是她们的大姐。我就认一个理,战场不分男女,战斗只分胜负。只有向战而行,青春才更出彩。

在这里

我们向全军部队

女子特战队发出挑战

向在座的青年学员们发起挑战

战友们

让我们成为彼此的“磨刀石”!

苦练胜战本领,争做打赢尖兵!

视频加载中…

(来源:八一青春方阵、中国军网)

编 审 | 于 涛

主 编 | 陈 一

编 辑 | 赫 婧

投稿邮箱 | ybxsddbpla@163.com

投稿电话 | 010-66-896996

赞(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angcongsoon@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17攻略 » 你对暴恐事件怎么看? 女子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