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无奈红尘空缠身什么意思 593

第593回 别梦依稀

自从白洁说不追究以前事儿了,顺子在酒店更加勤快老实了,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弥补以往的过错。但有一点,他本来就不爱说话,这回话更少了

这天,白洁问他:“我说顺子,你姑那里你打算怎么着啊?你别成天闷葫芦啊?”

顺子不知道问的是什么,以为还是说被尚洪宝坑走50万的事儿,就说:“如果找不到尚洪宝,他们可能也没什么办法,回头我问问吧。”

其实,他嘴上这么说,但从来不敢轻易打电话给刘景春夫妇,因为虽然坑他的尚洪宝和刘霞,都与刘景春夫妇有关系,但自己是背着刘景春夫妇、私下与他们做的交易,又与人家没有关系。一句话:是顺子干事自己不地道,没脸给他们打电话问什么。

白洁没听明白他什么意思,问道:“你说什么?什么他们也没办法?”

“不就是钱么?他们确实没钱,只有那间平房。”

白洁一下火了,高声说道:“说特么你傻,你还冒鼻涕泡了。我不是跟你说不要那破房了么?以前那屁事你还提它干嘛?”

“那你问什么啊?”

“你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啦?我特么可是你们家的媳妇,谁家的媳妇不得上门啊?谁家没有个亲戚啊?咱俩真特么成绝户啦?”

顺子明白了,白洁是想上姑姑家认亲,让刘景春夫妇认可她这个“侄媳妇”。

顺子不言语了,这个事儿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难,因为他结婚就没对人家说,现在要提出上门,不知道人家欢迎不欢迎。于是,他拿起墩布墩地。他遇到不愉快时,就爱闷头墩地。

“嗨嗨嗨,别墩了,这地都快让你墩成镜子了。”

见顺子这么“不成器”,白洁就想不能指着他了,哪天自己直接“上门”吧。

这天,做了个美容理了发,换上一身礼服,也没对顺子说,只身来到了刘景春的家中。

听到有人敲门,刘景春打开房门,见是一位漂亮的中年女性,刚要问你找谁,突然想起这是谁了,有些紧张的说道:“奥…你是那谁…你是那谁吧?”

“奥,你是姑父吧?我是顺子媳妇,白洁。”她大大方方的说。

“奥…你来啦,快请进快请进…”他心里有点慌乱,认为她“来者不善”,肯定是上门要钱来了。不然的话,顺子就随她一起来了。

她进门来到客厅,把手里的礼品放在

茶几上,说道:“老北京的规矩,四样礼,一点小意思啊。”

她拿来的四样礼是:两条玉溪烟,两瓶五粮液,两盒巧克力,两筒高档茉莉花茶。

她所说的“四样礼”是北京传统老礼,指的是新亲上门时,给亲家送的礼物。一般为烟、酒、茶、糖四样,最好每样双份,档次还要高一些。不过,一般这个礼,都是男方给女方家送,因为要把人家闺女娶回家,这是给人家的补报。

他笑着说:“您看您,怎么那么多礼啊?…你是旗人吧?”

她也笑着回复:“你什么眼神儿啊,旗人有我这么漂亮的么?”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里面人说清代的皇后或者皇妃,为什么相貌不是很漂亮,主要是因为祖训限定,只能在满蒙女子中产生,因而挑选余地不大。

说完俩人都笑了,屋里气氛一下缓和多了。

“姑姑呢?”白洁环顾四下后问。

“她住院了。”

“啊?怎么啦?”

“没事儿,老毛病了,时不时就得住几天,全面体检。”冯喜最近总是头晕,建工医院说要住院静养几天。

“你们俩的事儿我听顺子说了,挺感人。”

他不知她说的是什么事儿,以为还是尚洪宝坑她钱的事,因为她说不用赔钱的信息,顺子没对他和冯喜反馈,他还在琢磨怎么把这钱还上。于是说道:“那没什么,不过你要不乐意的话,最好再等等。”

“等什么?”她不明白。

“是这样,我呢…托人买了一套楼房,就是位置远点,回龙观。”

“嗯,我知道那儿,早先我开公交就跑昌平线,熟的很,那地方不错,上风上水,比大兴强多了。”

“嗯,你喜欢就行。”

“什么?我喜欢就行?你买房碍着我什么事啊?”白洁说话一向快言快语,跟谁都一样。

“我的意思…是这房要是买了,不行就直接写你的名字。”

“干嘛呀?”

“就算还你钱吧,这房我买的虽然便宜,但那儿的房价一直在长,你也知道,北京的房价只能长不会降的。你看吧,这套楼房和那个平房,你要哪个都行。”

白洁听明白了,问道:“这钱我怎么说的,顺子没告诉你们呀?”

“没有啊,顺子就说找尚洪宝,尚洪宝早跑了,谁都不知道去哪里了,我给他上哪儿找去啊?”

“卧槽,这简直猴吃麻花满拧了,合着你哭半天不知谁死了。要不我说呢,顺子这家伙呀,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跟你说明白了啊,我告诉顺子了,这钱不要了,都是亲戚里道的,破财免灾吧。”

“别别,那可不行,亲是亲、财是财,事儿是我们惹的,钱就得我们赔,这可不是瞎说。我现在钱确实紧一点,咱们就是变换一下。”他急忙解释。

“得了得了,咱不磨叽这个了,我说不要就不要了。你刚才可能理解错了,我说的对你们挺感动,是你俩人的婚姻,这事儿顺子都跟我说了。”

他也听明白了,想了一下问道:“那你今天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儿么?”

她仰头大笑,说道:“你说我干什么来了?我跟顺子结婚了,你是他姑父,不也就是我姑父么?我早就应当上门看看,顺子这小子不知怎么回事,就是不跟我来。今天早晨我还问他,他还不搭腔。得,你是我大爷行了吧?你不去我自己去,这不就来了么?”

听了这话,他心里很感动,心说这个女人还挺懂事,不像想象的那么霸道。

厨房的水开了,他急忙起身沏了一杯茶,放到了她的面前。

“咱俩见过面哈?好像是在旧货市场,就你那个商店里。”她问。

“我可早就认识你。”他低着头不看她。

“什么?你早认识我?”她感到奇怪。

“对。”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的?”

“我跟勇子是中学同学,你算是什么时候吧。”

“奥…我听我哥说过,那咱们是一个学校,不过我是俄语班的,你们是英语班的。”

当年上中学的时候,他们这个年纪有12个班,6个班学英语,6个班学俄语。

“嗯。”他答应了一声,依然没抬头。

“不过啊…”她接着说:“我们家这点事你可能知道,是两家合一家的。所以吧…对于我哥的同学,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说的是事实,他们的中学时代,正好是那个“非常时期”,当时,男女学生的关系都很“非常”,相互间从来不说话。如果发现有男女生在一起,肯定都是不学好的“落后生”。

“但我对你可印象很深。”他幽幽的说。

“是么?”她刚想问为什么,但突然猜出了可能的原因,脸有些发烧,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是不是…因为我和我哥的事儿?其实那都是瞎传…”

“不是,你不认识勇子的时候,我就认识你。”

“啊?什么时候啊?初一?”

白洁的妈妈与白先勇的父亲,是在他们初二时结婚的,所以他说之前就认识她,她推断一定是初中一年级时。

“嗯,我问你,”他说:“你记的不记的刚上初中时,学校排练节目,有一个诗朗诵,需要男领和女领,你就是那个女领。”

“诗朗诵?呦,我记不起来了,那时不成天演节目么,记不得是哪次了,怎么啦?”

“我就是那个男领。”

“啊?”她感到吃惊,连忙说道:“来来来,你抬头我看看…抬头啊…我看看怕什么的…”

他抬头面向她,脸憋的红红的……

(待续)

赞(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angcongsoon@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17攻略 » 无奈红尘空缠身什么意思 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