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甄嬛传皇后重生文有哪些 慕容世兰

第二章 众妃觐见

“那个菀贵人安排在了棠梨宫。”

“是,娘娘。”

“哦,那咱们就等着看戏吧。”宜修轻轻地修剪着桌上的盆景,你不是要装淡然吗?那你继续装,你如何得宠我都不怕,我就怕你不动,我会让你登得高高的,可是爬得越高摔得也会越惨。

看着底下请安的众位,果然那个梳着如意高寰发髻的甄環,衣衫也穿得素淡,冷笑不已,是够低调的,你可真是要把这种淡然装到底了,想像我表明你是个心思淡然的。

“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吧。”宜修并不想说话,只是斜靠在座位上,有一下每-下地敲着手指,看着底下虽表面平静却心思各异的众人。

“众小主参见华妃娘娘”

“给华妃娘娘请安”

果见华妃只是’嗯’了一声, 就不说话了,只是悠闲地拨弄着手中的碧玉戒指。

“今年内务府送来的玉不是很好呢,一点都不通翠”

宜修听到此问话,并不搭理,慕容家不愧是武家起身,却不知道她手上的玉虽好,却不是顶好的,比起翡翠差了不是一个级别。宜修还是敲着手指,她对搭救底下跪着的众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至于华妃的炫耀她并不放在心上,说起来她也不顾是个可怜人,注定是悲剧的下场。

华妃看着坐在上座的皇后不搭理自己,有点恼羞成怒,多少年了,从自己进宫起,自己深受皇上宠信,满宫谁不敬着自己三分,让着自己三分,可是只有一个人非常讨人厌,那就是皇后,不过是个庶女,要不是运气好焉能做皇后,可就是这个让人厌恶地每每让自己气不顺,就是告状也不知道如何告起。

难不成像皇帝说皇后不理睬自己,甚至瞧不起自己,可怜自己,华妃暗怒可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份不能与皇后太过强硬,只得转过身道:“哟, 瞧瞧我怎么没叫起,都忘了诸位妹妹。”

甄擐和沈眉庄在底下,可有好戏看了,想起选秀那天皇后让自己俩问话时就不是很舒服,看今天华妃也是个飞扬跋扈的主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却不想华妃转身就问询问自己。

“沈小仪和菀贵人是哪两位”

“臣妾小仪沈眉庄见过华妃娘娘”

“臣妾贵人甄繯见过华妃娘娘。”

“两位妹妹果然姿色过人,难怪让皇上瞩目。”

“娘娘国色天香,雍容华贵,才是真正令人瞩目。”

“沈妹妹好甜的一-张小嘴。但说道国色天香,雍容华贵,难道不是更适合皇后么?”

“皇后母仪天下,娘娘雍容华贵,臣妾们望尘莫及。”

听着这段熟悉的对话,倒是精彩万分,再看看-边装菩萨的端妃,和坐在位置.上有点唯唯诺诺的悫妃,“还有 端妃和悫妃,你们还没拜见过”

“见过端妃娘娘”

端妃一愣,看着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皇后突然心里起了-丝凉气,今日本想装病不来,却不曾想皇后派遣了几位御医前来,难道皇后发现了什么,症愣了半天才道:“你们起身吧。“见过悫妃娘娘。”

“起来吧”悫妃一向不得宠,知道这里说不定以后就有人能压自己一头,连忙让这些后起之秀起身。

“行了,既然都见过了,那就跪安吧”宜修说着站起声道:“以后三天一请安,用不着天天来,我喜爱清静,没事就不用来我这凤仪宫了,还有太后要静心礼佛,不用去请安了,要是有心自己去颐宁宫外磕个头就是了,太后最是慈爱不会怪罪的。”说完宜修就起身朝自己内殿走去,她面对着上辈子这些人实在有点厌烦,尤其是甄娘那三人组,说起甄擐肚子里那孩子算是自己怂恿安陵容下的手。

可是说起来也是甄缳她自己自作自受,不是她自己把人得罪了, 安陵容怎会投靠 自己。

想起安陵容,宜修也想冷笑,是个可怜人,可是你自己没对甄缳产生愤恨嫉妒,我是利用你,可这宫里谁不利用谁,要心狠你就恨到底,最后临死居然还咬我一-口,喂不熟的白眼狼不要也罢。

再说甄擐我狠毒,你甄缳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利用温宜的时候也没见得你如何慈悲善良了,还有利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陷害我时,即使那孩子不一-定能生下来,却没说一-定生不 下来,你倒真是够废物利用的。

“娘娘,华妃赏了梁才人一丈红。”

宜修躺在贵妃椅上,听到剪秋带来的消息,只是淡淡一-笑道:

“那不过是华妃为了在这些新人中立威而已。

“可是华妃也太过放肆。”

“无碍,我现在对他们那些争风吃醋没兴趣。宜修捂着小肚子,脸.上带了笑容,这次没错了,身子真是调理好了,自己要有孩子了

“娘娘,您有了”剪秋看着自家主子那温和的笑容,猜测道。

宜修点点头道:“我感觉是,只是还要在等等。”

宜修在宫里静静地暗中安胎,果然不久后就传出甄缳病倒,无法侍寝。

“娘娘,这个菀贵人真没福气,论姿色她是这批最出色的”一直在一边静静为宜修捶腿的玉树不仅叹气道。

“玉树果然单纯”剪秋这时也坐在下方的踏板上,轻笑道“我怎么单纯了,难道不是?”

“娘娘,这菀贵人在奴婢看来不过是以退为进,当初选秀时她已经引起了皇上的注意,这批秀女也就这位菀贵人和沈小仪最是出色,而沈小仪最近风头最盛,这位菀贵人其实得宠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让皇上认为她是特别的。”剪秋手里拿着穗子打着,轻轻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不满意自己打的穗子,还是其他。

“果然剪秋最会看人,这位菀贵人的长相就能让她成为皇上的特别,这位菀贵人最会察言观色,那天选秀时皇上脸上的表情整个殿里的人都一清二楚,她那人一看就细致且胆子大岂会没注意到这些。”

“啊”玉树进宫两年,今年不过十六,是自己千挑万选选出来的,脑子不算转得特别快,但重在为人忠厚老实没什么大的心思,自己有参谋剪秋,眼线玉珠,并不需要太多心眼之人。

“剪秋,让康禄海给我好好安分地呆在棠梨宫,监视甄繯,别打其他歪心思。

“娘娘,早已敲打过,您就放心吧。”

“让他在甄缳那里安分点,以后我必然会对他有大用。”“您放心,娘娘,这老家伙贪财贪权”

“那就好,不过得防范他被其他人收买,不可全信。”宜修渐渐来了瞌睡,闭上了眼睛

“皇后为何如此嗜睡。”

宜修昏沉沉中听到问话,睁开眼看到早就流连在新欢中的玄凌诧异了一下,起身道:“臣妾也不知道为何, 最近是有点困乏。

“那叫太医瞧瞧”

“有何好瞧的,臣妾不过是秋意绵绵困乏了,皇上今天怎么来了”宜修想到胎位未稳,怎么也不能暴露了,虽然现在凤仪宫被自己整治得如铁桶般,可也保不齐有其他意外。

“来瞧瞧你。”

“皇.上能来看我,我实在开心,不过新人入宫,想必皇上这几天心情格外愉快。

“皇后倒是开起我的玩笑来了。”

“是啊,没想到我还能对皇上如此自然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放下一些事情,总感觉轻松许多。”宜修轻笑道

玄凌心中一痛,这话何意,可看着皇后那一脸轻松的笑意,心里有点愧疚又有点不甘。

“娘娘,华妃娘娘宫里来人了,说有事请皇上过去。”

看着又起了尴尬的玄凌,宜修淡笑道:“快去吧, 皇上。”“皇后,….”.

“我理解,毕竟慕容将军对朝廷有功,皇上宠着点华妃无可厚非。”

“皇后能理解朕,朕心满意足”玄凌一脸愧疚道,皇后虽不得自己心,但对自己确实是十分用心的,从不让自己操心,他也明白华妃其实经常给皇后没脸,皇后都忍下来了难为皇后了。“李长,好生伺候着皇上,不然我拿你试问。”

“是,皇后娘娘”李长抬头看着冰冷地望着自己的皇后,起了一股凉气,这气势不知道为什么让李长觉得自己要被千刀万剐了一般。

“那朕去了。”

宜修看着离去的皇帝,坐下身冷笑道:“当 真是个薄情寡义的。”如此捧起慕容世兰,不是明逼着她以后去死吗?

第二天是跟太后请安的日子,宜修不想起也不行,穿着打扮好,宜修就听到自己的传话宫女说起了棠梨宫主仆全部醉倒在了棠梨宫。

“娘娘,您不知道玉树过去时,那一堆男男女女不分你我的倒在地上可难过看了。”

“是吗?

“那你如何做的?”

“没做什么,只是说自己是奉皇后娘娘之命,前来看看病倒的菀贵人病情,倒是没想到不光菀贵人病倒,连伺候的宫人也病倒了。”玉树每每想起那一 屋子男男女女,不仅很是鄙视,这菀贵人为了收买人心,连基本礼仪都不要了。

“行了,以后这事记在心里就是了,你见了绕道就是了。”却不知道那边装病的棠梨宫甄環却是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主这该如何是好?”浣碧慌张道

甄缳这时也冷静了下来,摆手道:“无碍, 这样也能恰好让皇后明白我无意争宠。

“可是,小主,这不是其他人,这是皇后宫里的玉树,皇后虽不得皇上喜爱,可是皇.上对其是十分敬重的。”崔槿夕紧张道,皇后那是个十分有手段之人,纯元皇后还不是输给了这位无宠的皇后。

“我知道,咱们不管这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

崔槿夕点头,确实现在也只能如此。

转眼之间快到过年了,宜修这次把举办宴会的所有事情交给了华妃、端妃、悫妃,也没有如前世般给甄擐下旨说她病倒不用去参加宴会。

宜修跟着皇帝祭祀,跟着皇帝跪倒在地,可是在闻到香案上传来的熟食和佛香交杂传来的味道时再也忍不住呕吐了出来。“皇后,是怎么了?”玄凌祭拜完看见在佛祖面前不敬的皇后,皱起了眉头,皇后是怎么了?今天怎么如此失礼

宜修这时是真的白了脸,歪倒在了剪秋身上,还是故作无事道:

“皇上,臣妾无碍。

“什么无碍,看你那脸白得”玄凌本来有点不豫,可是看着脸色惨淡的皇后也消了气,“剪秋, 扶你家主子去隔壁偏厅坐着,去请太医过来”

宜修也知道自己三个月了,不能在瞒着了,虚弱地笑道:“皇.上,家宴要开始了,您先去,臣妾到偏厅歇息一下。”

“皇.上,家宴要开始了,您先去,臣妾到偏厅歇息一下。

“好”玄凌点头,皇后的样子的确太过虚弱,又对着-边的小太监道:“皇后有 何不适-定 要告诉朕。

赞(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angcongsoon@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17攻略 » 甄嬛传皇后重生文有哪些 慕容世兰